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八卦事 >
新潮传媒高调裁员,真是因为疫情影响吗?
浏览: 发布日期:2020-02-12

疫中对话卢伟冰:小米将继续碾压荣耀、干仗华为

手机行业的老兵,小米的“新人”卢伟冰,加入小米也已一年有余。2019 年 12 月,雷军退任小米中国区总裁,由卢伟冰接任,显然,小米集团对于卢伟冰过去一年的表现,是相当认可的。卢伟冰:对小米 10 的影响是有的,但我认为还好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大摩财经(ID:damofinance),作者:海星,原标题:《创始人称只能活六个月 新潮传媒高调裁员背后》


裁员蓄谋已久?


2月10日,新年后复工第一天,新潮传媒CEO张继学在内部宣布裁员10%,即裁员500人左右,其中包括20名管理干部。张继学解释裁员理由时指出,一方面是2019年绩效考核末尾淘汰10%,另一方面是由于业务减少、人员相对冗余。


张继学表示,新冠病毒对企业也是一次大考,新潮传媒尽管有10亿现金,但在无收入的情况下,只能活六个月。


除了裁员外,新潮传媒还将降薪,其中高管带头降薪20%,危机期间不拿绩效工资,每月只领不超过5万元的生活费;未来三个月全员不拿绩效工资。


张继学随后又发布了一封公开的“家书”,称“尽管新潮是估值过百亿的独角兽,一年有20亿的收入,但我们还没有盈利,随时有死亡风险”


张继学表示,此次疫情对广告业的影响很大,二月业绩下降了70%,而这种局面会延续到二季度。


新潮传媒高调裁员迅速引发热议。过去一年,资本寒冬、融资锐减的背景下下,新潮传媒作为电梯媒体的后来者,本就经历了与死亡赛跑的一年,此次裁员是否借疫情之名遮掩其经营早已陷入困境的事实呢?


裁员背后


新潮传媒由四川人张继学创办于2014年,进入早已有绝对领先者分众的电梯广告市场。2015年,新潮传媒引进舒义、庞升东二人为其股东,后者为新潮传媒带来了江浙资本,顾家家居、红星美凯龙、欧普照明等上市公司或其创始人纷纷入股;2018年4月,新潮传媒宣称获得了成都高新区产业引导基金20亿融资(成都高新投资集团2018年报披露,其投资新潮传媒等三个项目共11亿元),2018年11月,新潮传媒获得百度领投的21亿融资,投后估值120亿;2019年8月,新潮传媒又获得京东领投的10亿元E轮融资。


资本助力下,新潮传媒近两年迅速扩张,以行业第二自居。2018年,新潮传媒更是掀起电梯广告的价格战,激进作风下,新潮传媒营收从2017年的2亿跳跃式增长至2018年的10亿。

印度的5G焦虑

从近未来的角度看,未来五年将会是私有领域的5G网络大爆发的时代。印度政府颁布的数字通讯政策正在努力优化市场环境,为搭建5G生态系统奠定基础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5G之于印度,俨然已成为颠覆游戏规则的关键技术,预计到2035年,5G给印度带来的经济影响可能达到1万亿美元。印度渴望尽早登上5G班车。印度政府目前非常渴望能在国内实现5G技术的商业应用,同时也希望能提高国内宽带的覆盖率。


新潮获得百度融资后,外界传言其在2019年面临25亿收入的对赌。对此,新潮传媒曾野心勃勃地宣称2019年目标营收40亿。


但据大摩财经了解,由于2019年广告行业整体环境下行,受宏观经济影响广告市场需求疲软,新潮传媒去年上半年营收仅6至7亿左右,这也意味着2019全年很可能并未完成原定目标


事实上,到2019年底,张继学已改口称全年营收目标是20亿,假设刨除关联方投放、产品置换等收入,实际营收及回款数还要低于这一数字。


市场遇冷只是一个方面,更重要的是,新潮传媒的真正优势并不像其宣传的那么强。


作为电梯行业后来者,新潮传媒的梯位资源主要覆盖大城市周边郊区,这也意味着其资源价值不高,致使新潮一直难以得到大中型品牌的认可。新潮传媒在2019年曾宣称有2.6万客户,按照2019年营收15-20亿推算,新潮传媒的客户大多为年投放6、7万的中小客户。


不完全数据统计,过去几年,新潮传媒获得了约50-60亿融资,但2017年至2019年的总收入不到30亿,且亏损巨大。新潮传媒股东顾家家居此前曾披露数据,新潮传媒2017年净亏损为2亿,2018年净亏损扩大至10.74亿。鉴于2019年市况更为糟糕,其“出血”可能进一步加大。


这也意味着,新潮传媒的投资回报率堪忧,靠烧钱扩大市场份额的商业模式很难持续。融资受阻之后,自有现金流就再难支撑其扩张。


2019年的糟糕市场情况下,新潮传媒在与前一年估值不变的情况下募集了来自京东的近10亿资金,可谓救命钱。但在本轮融资中,百度并未跟进。外界推测,可能是新潮的营收远低于百度预期,此前与百度聚屏的合作并没有实际效果。此外,原来百度方主导此轮融资的副总裁向海龙也已经辞职创业。


新潮从D轮融资21亿元,到京东E轮融资不足10亿来看,此轮融资很可能是其仍在持续的资本寒冬期的最后一轮。据大摩财经了解,新潮曾考虑到香港或美国上市,但假若亏损连续加大,资本市场接受的机会较为渺茫,即使强行上市,市值较E轮130亿的估值也将大打折扣。


上述原因恐怕是新潮传媒在新年伊始就大幅裁员降薪、退出巨亏城市的关键。从以往财务数据推测,新潮传媒一年成本支出当在20亿左右,假设未来没有新的投资进入,再加上疫情影响,正如张继学所言,新潮传媒距离死亡只有半年时间了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大摩财经(ID:damofinance),作者:海星

悬崖边上的场景分期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 一本财经,作者:欧拉、棘轮,《悬崖边上的场景分期:租房、教育新增业务“几乎为0”,分期暴跌六到九成》最近的蛋壳公寓,深陷舆论危机。上海一家长租公寓的老板林磊称,疫情期间,自己每月损失几百万元。03 分期分化各大线下场景的重创,导致场景分期危机重重。各个场景分期开始紧急缩减放款量,一些平台甚至裁员蛰伏。陈果认为,疫情对场景分期行业来说,简直是“雪上加霜”。


更多内容请关注广州蒲友网